联络 | 入网 | 失去信号?  
相关网站:郭网 天文 空心字
搜索帖子标题 搜索帖子全文 进入/创建贴吧

Google+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豆瓣

 切换贴吧QQ经验分享 天文爱好者 美文 投诉举报! >> | aymi吧 | aymi密友 Aymi的兴趣释放乐园: 精品 | 热点 | 图片测试 | 公告 
 首页 > 贴吧列表 > 天文爱好者吧 > 宇宙起源新说(采 访 •  答辩 •  纪 实)(下)
回复 3 浏览 2337 
1 宇宙起源新说(采 访 •  答辩 •  纪 实)(下)

续中

记者:这样认识了大自然的最基本存在和大自然的最基本作用的规律,是不是就意味着……
作者:现在的物理学对“太空”有个“基本权定”,对“光”也有个“基本权定”,既认为“太空”是“真空态”,“光”是没有“粒子本体”承载的“振动能态”在太空中的波动或传播,再加上“质能关系”的确立,导致我们大家都不得不认为“能”应该是宇宙或者大自然的最基本存在。然我们又想象不出“能”的基本稳定的存在方式,这样,从“能”到“基本粒子”就隔开了一条利用现在物理学的基本观点难以逾越的鸿沟。然“观测证据”——光线从大质量星球的表面通过时发生了偏折,又使得我们不得不承认“光”至少应该具有“引力质量”。也就是说引力对“光”实实在在产生有作用,只有在引力强度比较强的条件下才可以明显反映出来。然“光”没有“粒子本体”承载,就意味着没有“惯性质量”或者曰“静止质量”,万有引力对它是怎样发生作用的呢?在这种情况下,要么我们得质疑我们对万有引力作用的本质理解的不对或不够全面,要么就得质疑我们对“光”的“基本权定”有问题。实质上,现在物理学是处在应用上“不耽误事”,理论上“断点颇多”的非系统、非完整状态。然在我们对宇宙或大自然的最基本存在还十分模糊,还不能将物理学完整、系统地通顺起来的状态下,我们也只能这样“搁置争议,积极运用,努力探索”。
记者:好一个“搁置争议,积极运用,努力探索”,这应不应该算是……
作者:仅一句大实话而已。就说“电荷”吧,我们根本弄不清“电荷”是自然自在,还是自然从在,却应用的十分得心和应手。其实,这都是实验科学支撑着的结果。
记者:就像我们也不知道生命体的各个器官是怎样形成的一样,我们却可以利用手术和药物医治各个器官的各种疾病,而维持生命体的持续和健康。
作者:中草药的治疗功能,是我们的先祖拿生命做赌注,通过亲口品尝和亲身体验而得出的科学结论,这就是实验科学的意义。然理论科学则不一样,它反映为实验科学的结果在我们人类意识思维上的综合认定,不仅讲究一系之通顺,更讲究百系交叉之成立。一系之通顺者,或真以真,或伪以真;百系交叉皆立者,必真。对于“太空”的背景,我们直接认定其是“真空态”,或者是宇宙或大自然的最小最基本的平衡体——基元体——也等于是“光粒子”的稳定离散态,都是缺少说服力的。我们之所以敢于坚持认为是后者,如果没有我们在我们假立的基本粒子之“椭球漩涡态”模型——既基元体的漩涡态与离散态的交汇面上对“电荷”和“电场”的具体存在形式的“发现”作为有力支撑,既排除了“电荷”(体)是自然自在的可能,再借给我们十个胆,我们也不敢如此放肆。
记者:“电荷”是怎样“激发”出“电场”的,利用现在物理学的基本观点,的确是一个难以想象和解开的谜。
作者:是这样的。在我们“发现”了“电荷”激发“电场”的这种形式以后,我们也长期陷入了困惑之中。原因是“电荷”(基元体)在“基核”的引力场空间中做的是稳态运动,而与离散态中的基元体发生“正交”作用时,虽然不会发生速度(能位)的改变,其运动方向是会受到影响和改变的。也就是说,会导致基本粒子之“椭球漩涡态”的形态出现不稳定,这无疑是荒唐的。
记者:后来呢?
作者:当我们有了“能态空间”的概念以后,我们才从困惑中彻底解脱出来。
记者:能态空间?
作者:爱因斯坦说“空间是弯曲的”,您是怎样理解的?
记者:难以想象。
作者:如果我们这样说,既引力场空间的等能势线不仅是弯曲的,也是闭合的,既引力场空间——能态空间的实质其实就是能势位不同的等能势线的集合。
记者:按照您刚才的表述,能态空间不就是引力场空间或者不同引力源的产生引力场空间在同一几何空间的能态叠加吗?
作者:这很可能就是爱因斯坦想表达的本意,然却被世人曲解了。
记者:在“太空”的背景被权定为“真空态”的前提下,宇宙中的物质被理解为是有限的,而真空空间是无限的,大家将爱因斯坦所说的“空间”理解为纯几何空间也是不可逆转的。然在“太空”的背景被理解为是宇宙或大自然的最小最基本的平衡体——基元体——也等于是“光粒子”的稳定离散态后,宇宙形态体中,除了平衡体,既单个基元体或由多个基元体组成的“几何稳定态”——既从自然平衡态中分离出来的独立存在着的自然平衡体,就是它们周围伴存着的引力场空间——能态空间。也就是说,平衡体之间的间隙都被能态空间所填充,而平衡体又都是在它体所叠加起来的能态空间里受能态平衡的“调节”,朝着稳态方向运动。所以,从平衡体总趋向做稳态运动的方向的意义上来讲,平衡体在引力场空间——能态空间中“总保持着的匀速直线运动”的轨迹所对应的几何线段不是直线,而是曲线——其实,我对《宇宙起源新说》理解的还非常浮浅。
作者:我的脸现在有点发烧。
记者:没有那么严重吧?
作者:“而平衡体又都是在它体所叠加起来的能态空间里受能态平衡的‘调节’,朝着稳态方向运动。”您能概括的如此精辟和准确,不能不令我对您的记者身份产生怀疑。
记者:真的有那么严重?
作者:您真要我点破?
记者:就免了吧。不过,您也不必介意我什么……
作者:既是……您也一定是善意的。
记者:您有您的“自我”,我也有我的“自我”。
作者:我可以反问您一个问题吗?
记者:我非常乐意回答。
作者:就我们最熟悉的太阳系而言,月球和地球之间是月球围着地球“涡旋”的关系,我们就不多说了。地球内与金星相邻,外与木星相邻,界线也不够明显,就也不多说了。您认为地球与其它几颗行星之间还会存在有万有引力的有效作用吗?
记者:我还以为您会问我另一类问题,既然不是,我这悬起来的心也就可以归回原位了。至于地球与其它几颗不相邻的行星之间还存不存在有万有引力的有效作用,按照《宇宙起源新说》提出的观点,其答案是非常明确的。但不知您能不能提出能使人信服的什么证据来做以支持?
作者:由于“九大行星”绕太阳公转的周期不一样,所以,总存在着“九大行星”会运行到一条直线上的可能。应该是在十年以前,也就是2000年的9月18日,“九大行星”就这样开过一次会,我们都担心会发生什么“引力灾难”,其结果是2000年的9月18日这一天“静悄悄”,不知道这算不算……
记者:这个时间准确吗?我当时还只是一个初中生,还留意不到这些。
作者:会错了年头?不过,这并不怎么重要,重要的是在“九大行星”这样开会时,没有发生任何“引力灾难”的事实。
记者:如此看来,对于回答宇宙起源,您一直在默默积累,应该不下30年了吧?
作者:我喜欢物理,更喜欢探索,所以,对于所有有关物理学方面的“新发现”我都十分关注,可我笔头懒,缺少记录。大约是在2002年前后,在《参考消息》的科技版上,我读到过一篇说月球是“空壳”的报道,其判断依据是月球发生“月震”时,我们在“月震”点所对应的“反月面”上观测不到“月震波”。其实,在我们的地球上也是如此,无论发生多强的地震,在地震点的“反地面”上,也总反映为“静悄悄”。这些真的都是因为月球或地球的体积比较大,“月震”或者地震的能量通过内部传递不到另一面吗?
记者:从原理上讲,如果月球内部是物质体的“实”结构,就像我们买西瓜时,将西瓜放在一只手上,用另一只手从上面去拍,在下面那只手的手心里就会感觉到震动的感觉。可另一只手从上面去拍,如果用劲很小,其震动信号在下面那只手的手心里就会感觉不到。
作者:其实,我们提出地球和其它几颗不相邻的行星之间还会不会存在有万有引力的有效作用,这不仅关系到我们对“恒星”的重新认识,也关系到我们对平衡体与平衡体之间“以大欺小”的“单向场作用”方式的理解。我们可以这样说,无论是单个基元体,还是由多个基元体构成的“几何稳定态”——自然平衡体,无论它们的几何体积怎样小,或怎样大,伴存在它们周围的引力场空间的有效作用范围都是有限的,并非对应着理论上的无穷大。这是因为基元体无论再小,其体积也不为零,在能态空间里会普遍反映出“微重力”效应。而“太空”的温度(基元体稳定离散态的基元体的平均能位)再低,也不是零,大约是3K上下吧,他们都会将引力场的有效作用范围限制在有限的几何空间之内,所以,我们认为地球和其它几颗不相邻的行星之间早已不存在万有引力的有效作用。甚至我们还认为地球与太阳之间,太阳通过自己的引力场空间对地球保持着“引力作用”,而地球的引力场空间远远探不着太阳,对太阳没有“引力作用”。也就是说,我们理解的万有引力作用,其实质是能态空间对平衡体的能态平衡作用。
记者:也就是说,有了“漩涡态”和“稳态运动”的概念以后,我们就不必再考虑平衡体在能态空间运动的受力情况,而只考虑其平衡体自身的能位与自己所处的能态空间的位置点的能势位是一种什么关系和能态平衡作用的方向也就够了。这样一来,地球与其它几颗不相邻的行星的引力场的有效作用范围是相互分离开的,它们通过自己的引力场谁也再影响不到谁。而地球与太阳之间,地球是在太阳的引力场空间之内,而太阳是在地球的引力场空间的有效作用范围以外,所以,太阳与地球之间的万有引力作用表现为“单向场作用”的方式。——仅就这个结论,就可以吓跑所有的物理学者或学家。
作者:真有这么严重吗?
记者:您和我都没有身份,可以“胡乱说”,说错了也无所谓。可人家是大学者、大学家啊!没有实实在在的科学证据支持,这种关乎体面的事,人家不会因为一件“事不关己”的“小事”而“引火烧身”,自毁名节。
作者:我们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人家的君子之腑了?
记者: NO!再说了,人家忙的都是大事,正事,时间也是非常宝贵的,会不会相信您的能力就另是一说,更不用说仔细去看《宇宙起源新说》了。
作者:罢了,咱们就不说这些烦心事了。我们要系统解释“黑洞”、“中子星”,甚至包括“类星体”和“恒星”,这是一个观念基础。现在物理学的基本观点认为,太阳光能是太阳表面的氢气发生“核聚变”持续不断释放出来的能量。若这种说法成立,依据爱因斯坦提出的质、能关系,太阳的“质量亏损”速度将是非常惊人的,按照我们现在对太阳的年龄所做出的估算,都几十亿年了,太阳的质量恐怕应该“亏损”的差不多了吧?再者,物质体普遍存在着辐射现象,可物质体的质量并未因不停地发生辐射而减少自身的质量,我们这样“交叉”思考一下,就会发现我们用我们提出的星球及基本粒子的“椭球漩涡态”模型给出的解释更经得起“交叉”。不是吗?
记者:根据哈勃望远镜提供的“宇宙全景图”图片,很显然,宇宙空间中的每一颗“恒星”所对应着的几乎都不是单个星球,而是像我们的太阳系一样的漩涡态星系。用漩涡态理论来分析,太阳表面的温度应该对应着太阳的“星核”所伴存的引力场空间在太阳表面处的能势位,太阳光应该是太阳表面层的氢气分子由于高速运动而“正常发出的电磁波辐射”,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然我们按照漩涡态理论对太阳表面的漩涡态进行判断,其表面层的氢气分子应该对应着相对稳定和平滑的漩涡层面,可太阳表面的氢气分子实际对应的现状却是“汹涌澎湃”,其“太阳黑子”的活动就是证明,这将怎样解释?
作者:要解释这一点,我们得从太阳系之外寻找答案。众所周知,太阳系是处在银河系之中,银河系中心的“星系之核”对太阳表面氢气分子也会像太阳对地球的大气层存在着的引力作用一样,太阳表面的涡旋层呈“汹涌澎湃”之“乱腾”就也在情理之中了。其实,就地球地壳表面以上的“大气圈”所对应的高度与温度的分布规律也应该是在困惑着我们,如果地球是“实物质态”,地球的温度应该自地心开始,随着地球半径的增大,一直保持“直线”降低。可“大气圈”的温度随高度的变化是先降低,再升高,再降低,这种异常现象只有利用“椭球漩涡态”+ 地壳效应产生的重力场对临近气圈层气体分子运动能位的“抑制”作用,才能给出最合理的解释。
记者:也就是说,“大气圈”在地壳效应产生的重力场的“抑制”作用下,扭曲了“地核”的引力场空间在其对应位置应该对应的能势位分布规律,到了“大气圈”的温度又升高到最高值的高度以后,又恢复了“地核”的引力场空间应该对应的能势位分布规律。
作者:“大气圈”的温度随高度变化的这种“异常现象”,其实也正是对地球的“椭球漩涡态”结构的支持,同时,也是对地球“实物质态”结构的否定,不是吗?
记者:可地壳的形状是赤道半径大于南北“两极地”的半径啊!噢,对了,这个问题在《宇宙起源新说》里已经有过专意回答。
作者:如果“太空”的背景真的像我们判定的那样,是“基元体的稳定离散态”,并对应着大约为3K的绝对温度,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认为宇宙是有边沿的,在其边沿之外,对应的应该是基元体的0K状态,既自然平衡态。而宇宙形态体也应该对应为正球体,只是其球面不仅“乱腾”,并且一直保持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向外扩展。
记者:基本粒子和星球就是在这种扩展过程中持续不断地生成,并逐渐理顺,最终形成一个又一个的稳定星系。
作者:基本粒子的“核”和星球的“核”只能通过基元体或氢气分子的“浪潮”从自然平衡态里直接“卷取”,因此,在宇宙形态体的深处,很难发现有新的基本粒子生成,如果有,也是在核反应的过程中,以“大核”碎裂成“小核”的方式,发生一些非稳定的“新粒子”生成又很快解体的“短瞬存在”现象。
记者:无论是基本粒子的“核”,还是星球的“核”,都对应为“零能位域”,甚至我们还要认为基元体是宇宙或大自然中最小最基本的“零能位域”。
作者:所以,基元体的周围也伴存着最小最基本的引力场空间。当某种原因导致基元体的稳定离散态中出现“亏态”现象时,那么,“亏态域”在其周围的基元体的引力场空间都探不到的“空间域”内就形成了真正的“真空态”,表现为“零能位域”,其周围也伴存出与其体积相对应的引力场空间。这样,我们就将“实引力源”与“虚引力源”通过“零能位域”统一了起来。
记者:基本粒子和星球会是“面生”,这是我们谁也始料不及的。
作者:在《宇宙起源新说》中,我们采用了“大自然”这个概念,只有到了这里,我们才会清晰这个概念的具体含意,它所指的应该是自然存在的全部。再者,我们也是借用这个概念来特意表明宇宙之“小”,或者曰“有限大”。
记者:其实,在新的观测数据和更精确的计算结果又表明宇宙的“膨胀”是处于“加速”的状态以后,应该在物理学界引发一次强烈“地震”,然物理学界却一直“静悄悄”,不知是……
作者:这条数据信息是去年五月份我们在网上偶然看到的,并且是在我们基本“锁定”了宇宙应该处于“加速膨胀”的状态以后才看到的,这对于我们来说,等于是获得了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支持”,又增添了几分自信心而已。至于它的真与伪,对于《宇宙起源新说》来说,既可以作为预言,又可以作为直接支持证据。
记者:原来如此,从《宇宙起源新说》给出的语气上看,您也是这样“婉用”的。
作者:没有法子啊!我们的所有资料几乎都来源于各种媒体的“报道”和物理教科书,由于是长期积累下来的,我笔头又懒,所以,只能算是“印象数据”,的确有些缺乏严肃。
记者:什么叫“民间”?可以理解。不过,这样一来,势必要降低《宇宙起源新说》的学术价值,更恰切点说,是大家对《宇宙起源新说》的可信度。
作者:我们原来的出发点非常简单,也就是出于“自我解惑”的自娱自乐,我们也没有想到我们会走这么远。既然有了这个结果,我们也只是想让大家来共同分享一下,仅此而已。
记者:您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作者:这可能吗?
记者:上天是会眷顾有心人的,最起码我是这种愿望。
作者:这么说您的提问要结束了?
记者:我如果想再将您一军呢?
作者:真有这么严重?
记者:自美国的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以后,就标志着核物理已经进入成熟的应用阶段,按照《宇宙起源新说》提出的基本粒子的“椭球漩涡态”模型,组成原子核的中子与中子、中子与质子、质子与质子之间存在着的强相互作用该怎样解释?
作者:您着实是将了我一军,不过,还好,如果是在半年前,这一军还真让您给将着了。
记者:愿闻其详。
作者:自基本粒子的“椭球漩涡态”模型提出以后,其实,我们一直在为基本粒子的稳定没有保证而忐忑不安。试想,如果基本粒子的“核”是赤条条的暴露在基元体漩涡态的中心,是很容易被某一个“调皮捣蛋”的“高能基元体”给击毁的,这样,基本粒子会反映为很不稳定。介于此,我们必须设定基元体是“刚性球体”,在同一几何空间里也不会发生重叠,这样,基本粒子的“椭球漩涡态”模型才将“黑洞”的“外壁”描述为由基元体一个挨一个“拱圈”起来的“刚壁”,将基本粒子的“核”屏蔽或保护起来。也就是说,基本粒子的稳定是以一个挨一个“拱圈”起来的基元体之“刚壁”与其中心之“核”所组成的“枣核型”的“固体粒子”为稳固形式牢固稳定下来的。其“固体粒子”之外的基元体的漩涡态及漩涡态之外的“(电)场态”随离散态环境的影响很不稳定,甚至与离散态中的基元体是经常发生位置交换的。或者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将基本粒子之“固体粒子”之外的基元体的漩涡态及漩涡态之外的“(电)场态”定义为基本粒子之“固体粒子”之“羽”,那么,其“羽”就如同是基本粒子之“固体粒子”随机可穿可脱的衣服,而原子核中的中子和质子都是这种没有穿衣服的“固体粒子”的裸体……
记者:而裸体式的质子和中子质量相近,体积相当,相当于“同体同性粒子”,如同基元体一样,它们也对应存在着自己的“几何稳定态”,对应构成各种稳定的原子核……
作者:基本粒子之“核”所对应的“几何稳定态”,其每一个“同体同性粒子”——既基元体都是处在它体的零能位上或引力场的有效作用范围以外,彼此保持相静,反映为“零能位域”。而原子之“核”所对应的“几何稳定态”,其每一个“同体同性粒子”——既中子与质子之“枣核型”的“固体粒子”都是处在它体相应数量级的高能位上,彼此严格遵循着态平衡原理,反映为类同“双星”运动方式一样的高速自旋,所以……
记者:核聚变之所以需要那样高的温度条件,是因为“同体同性粒子”首先得克服电场斥力,才能脱掉其“羽”,裸体相欢;原子核内部发生在质子与中子之“固体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之所以会反映的那样强,是因为它们所反映的是基本粒子之“核”在那样近的距离上的引力作用;原子核内部蕴藏的能量那样大,是因为其中子与质子之“枣核型”的“固体粒子”以自旋的方式,封闭着非常之高的能量,其无论以任何形式释放,都会大的令我们瞠目结舌!
作者:咱们还需要不需要再聊聊门捷列夫?
记者:别忘了,我只是个记者,只对您的发现过程感兴趣。
作者:这么说您不是……
记者:您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是记者所需要的那些?
作者:……算了,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您的“采访”能不能作为我的“答辩” 原汁原味的附在《宇宙起源新说》的后面?
记者:这应该有助于大家对《宇宙起源新说》的解读,是件好事。不过,我也有个小小的请求,我可以以任何方式发表今天的这篇“采访纪实”吗?
作者:谢谢!都中午了,我是在家里随便招待您一下,还是一起下馆子?
记者:还是吃碗捞面条吧,家常点岂不更好……

2010年10月录于河南新郑

上一篇: 宇宙起源新说(采 访 • 答辩 • 纪 实)(中)
下一篇: 阅读与欣赏:童叟问答(上)
作者:老圃 2011/2/23 10:51:09 | [已有3人回复]回复楼主 举报 TOP

共有帖子数4篇  首页 1 尾页
标题:
内容:
图片: 如何贴图?
名字: 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

(Ctrl+Enter)

Copyright © Since 2006.12.29 aymi 源码 | 帮助 | 联系 | 协议 | 版权